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区 >

“我和社区做规划”之清河社区规划师行动纪实 综述篇

发布日期:2021-05-26 19:27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城市更新日益成为重要发展战略的今天,规划师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规划师群体从何而来?他们和社区之间又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在北京市北五环的清河地区,有这样一群来自规划设计和社会学专业的年轻人(至少心态年轻、情怀似火),扎根清河街道的基层社区,通过激发社区内生动力的种种尝试,让社区居民和空间环境一点一滴发生着改变,并探索从“为人做规划”转向“与人做规划”的制度创新实践路径,且听本篇综述道来。

  自2014年起,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李强教授倡导发起了旨在激发基层社会活力的“新清河实验”。这既是对上个世纪20-30年代燕京大学社会学者以学术服务社会“清河实验”的传统继承,更是对新时代基层社会治理实践需求的现实回应。“新清河实验”课题组成员由社会学、城市规划等学科的师生构成,在海淀区政府的支持下,通过与清河街道长期合作,开启了高校专业资源支持下社区治理创新和参与式社区规划实践的探索之路。

  “新清河实验”以社区再组织为路径,通过在试点社区开展的系列工作(室内外公共空间改造、小区规范停车、楼门美化评选、开设社区学堂等),不仅回应了不同居民群体对社区服务和环境品质提升的多样化需求,同时也激发了居民、辖区企业和物业等多元主体对社区公共事务的参与热情。课题组充分认识到,空间提升是社区提升的重要组成部分,空间改造也必须与社区参与紧密结合起来。社区可持续的良性发展需要形成一种有效的制度保障,以实现专业力量与基层治理的有效结合。

  自2016年底开始,基于前期实践探索和经验总结,实验工作正式拓展为社区治理、社区规划和社区民生三个主要方面。2017年,在社区规划组牵头人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刘佳燕副教授推动、清河街道党工委办事处的认同和大力支持下,“新清河实验”提出创新探索“社区规划师制度”的思路。2018年,清河街道正式携手辖区机构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海淀区社区提升与社会工作发展中心开展三方合作,发挥规划设计师和社会工作者的专业结合优势,组建“1+1+N”(1名规划设计工作者、1名社区社会工作者和N名社区规划员)的社区规划师团队,首期在毛纺南、毛纺北、美和园、阳光以及智学苑五个试点社区开展社区规划工作。

  清河街道社区规划师团队建设采取街道搭台支持,企业、社会组织和社区共建团队,第三方培训和评估,社区协作的方式。团队成员涵盖城市规划、社会学、社会工作等领域,具备发动社区、多方协调、整合资源、规划设计、推动实施等跨专业协作能力,同时也注重动员和培育包括议事委员在内的社区热心居民,使其成为社区规划的重要参与主体和在地力量。

  社区规划师制度也是清河街道落实和深化海淀区街镇责任规划师制度的特色化探索。2018年底,海淀区召开全面推进街镇责任规划师制度动员部署大会,在每个街镇配备“1+1+N”(1名街镇规划师、1名高校合伙人、N个设计师团队)的街镇责任规划师团队。刘佳燕老师同时担任清河街道责任规划师高校合伙人和社区规划师团队牵头人,有助于实现“双师”体系之间的功能互补和紧密协作:社区规划师团队扎根对口社区,了解需求,推动协商共治和社区赋能;责任规划师对接上位规划,统筹思路、整合资源、提供技术指导,同时带领各社区规划师团队面向街区事务和社区重大事项协同工作。

  根据《清河街道社区规划师制度试行办法》,社区规划师工作职责包括社区资源调查与需求评估、凝聚共识与制定规划、社区沟通与居民动员等方面。2018年正式启动社区规划师制度以来,主要工作内容和推进模式总结如下:

  工作开展之初,社区规划师们并没有上来就“大动干戈”做设计,而是一头钻进社区,从“观察者”和“倾听者”做起。通过现场踏勘、问卷调查、线上征询,以及和利益相关者进行座谈会和个体访谈,全面系统地盘点社区资源和现状主要问题。在此基础上,规划师们针对社区在活动场地、绿地、便民设施、停车管理、楼道空间、环境卫生等多方面的实际问题,组织了多次深度调研。最终,每个试点社区形成了一份《社区资产及需求调查与评估报告》,对社区人口、辖区单位、历史人文、设施配套、景观环境等资源进行全方位梳理,并将问题按重要性和需求度进行排序,与社区共同协商研提年度重点实施项目,推动自下而上的实际需求与自上而下的资源投放之间形成有效对接。

  此外,针对涉及公共利益的各项具体问题,规划师们还会开展专项调查。以毛北社区为例,作为北京市老旧小区综合整治试点,早在2016-2017年,“新清河实验”课题组就参与了改造政策、方案研讨、民意收集、组织多方议事协商等工作。关于加装电梯问题,课题组针对老年人、年轻人、一层业主、顶层业主、老干部等不同利益群体,开展了极为详细的问卷设计和入户调查,协助确定试点楼栋,推动改造项目有序开展。规划师团队进驻后,延续了之前扎实调研的传统,对社区封闭化管理、生活馆改造功能策划、社区排水问题等开展了实地踏勘、问卷、座谈等多种形式的深入调研。在排水问题调查中,规划师团队除了查明堵塞原因外,更进一步与居委会共同策划组织社区井盖彩绘活动,尝试以一种柔性方式劝阻不文明行为发生,解决排水不畅的症结。在活动中,社区规划师介绍了井盖画的技巧和实例,并通过亲子活动的组织培育居民对社区环境维护的责任意识,而活动过程中也激发了更多居民参与社区活动的积极性。

  五个试点社区先后建立了居民议事委员制度,通过居民代表或户代表选举产生议事委员,力求增强社区议事协商的自治性和代表性,为社区内生动力的培育提供了有效载体。

  社区规划师制度强调居民参与的主体性,“新清河实验”的议事委员制度,为社区规划师的工作落地提供了很好的协商支持平台。以美和园社区为例,在街道支持和社区党委领导下,从2018年10月起,通过宣传、报名、审核、选举四个阶段,规划师团队的社工协同居委会对社区123个楼门单元的提名议事委员逐一访谈,最终社区选举出15名议事委员和2名候补议事委员。议事委员产生之后,规划师团队与之合作开展需求征集和社区规划工作。

  在传统行政管理体系下,居民个体的意见往往过于分散,导致基层工作难以抓住重点,且部分议题缺乏实际解决方案;抑或居民参与意愿低下,缺乏有效的公共议题吸引大家的关注。美和园社区议事制度尝试为社区多主体合作共治搭建一种新的合作机制。通过在传统“街道办事处—居民委员会—居民”的协作框架中补充了自下而上的民主协商通道,将零散意见按照分类、分级整理成具体议题,将议题整理成可操作的项目向上反馈。

  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探索搭建了街道-社区-楼院-楼栋四级议事平台,为社区议事制度建设提供规范化的议事协商流程。议事分级机制基于实施主体类型和需求相似程度确定:部分议题如停车楼的建设需要大量资金支持,适合在街道层级议事;部分议题如共享停车,需要在各片区物业间进行协商,适合在社区层级议事;部分议题只与小范围的居民利益相关,如社区花园建设,仅对周边楼栋和本片区居民影响较大,更适合在楼院层级议事。综合考虑各区域议题的相似性、物业管理的空间分区、居民类型特征等要素,根据不同事务在不同范围内开展议事。通过议事制度,美和园社区展开了一系列关于布局电动自行车充电桩、开设老年餐桌、建设社区花园等社区公共议题的讨论。

  在智学苑社区和毛南社区,规划师团队也与社区两委、议事委员和居民骨干、辖区学校等围绕着地下空间、社区农园、小区广场等空间改造议题开展了多次议事讨论,从中发现不同利益主体的需求差异和协调各方诉求的挑战。

  社区认同感和自组织能力的培育、社区共识的凝聚是社区自我造血和可持续发展的保障。“新清河实验”通过多元共治、群策群力的方式,围绕社区问题引导形成公共议题,为居民们提供充分参与讨论、积极投身行动的机会,逐步形成社区多元主体共商共建共享的治理模式和内生机制,也促使传统由规划师主导、聚焦物质环境的“空间设计”向规划师引导、多元参与、覆盖多维度的“社区营造”转变。

  以美和园社区加气厂小区的社区花园共建为例。小区内的公共绿地由于长期荒废无人管理,土地裸露,垃圾堆砌,成为消极空间。但这片空地上并不是没有改造的动力,绿地周边有很多居民用自家改造的种植箱种出了很多“小花园”。

  规划师团队联合思得自然工作室等专业力量,采用工作坊模式,利用网络、讲座、公告栏等形式征集志愿者和居民共同组建工作团队。活动第一天聚集了很多对社区花园感兴趣也有一定专业基础的社会志愿者,社区居民则更多处于观望。随着活动的深入推进,居民们的好奇心和主动性被逐渐激发,对社区花园的态度也产生了变化,越来越多的居民从观望者变成了参与者,有的亲自上手,有的送饭送水果。

  花园建成后,在规划师团队的协助下,居民们组建起社区花园维护管理小分队,制定了自主维护的日常管理办法。每到傍晚,居民们会带上家里的洗菜盆,拎着水桶来花园浇水,拥有水龙头的活动房也逐步被打开,方便居民们共同维护大家的花园。此外,规划师团队还组织了花园取名活动、花园使用公约制定、志愿者表彰等系列主题活动,逐步培养起居民对社区的归属感和自我管理的内生动力。加气厂小区幸福花园项目获得了2020年国际风景园林师联合会(IFLA)的国际奖项,也助力清河街道荣获2020年度“北京市绿色生态示范区”称号。

  在工作组织模式上,根据社区共性需求和个性特点,总体上以分团队自行协作的方式,推进各试点社区规划工作的有序落地。针对具有共性需求的重点项目,协同联动所有社区规划师团队,向外链接社会资源、向上撬动行政资源、向内挖掘社区资源,集中力量重点突破,在形成较成熟的经验积累后向其他社区推广示范。

  毛纺南小区中心广场改造是社区规划师联动推进的重点项目之一。由所在社区规划师团队主导,其他规划师协同支持,在需求调查和现场踏勘的基础上,围绕不同人群的活动类型和需求,对广场功能和空间利用进行整体改造提升。从2018年9月进场到2019年12月施工完成,历经四个阶段:

  规划师团队依托社区议事委员例会,初步征集居民关于广场和楼前绿地改造的具体需求,现场调研人群活动情况,形成了广场改造的概念方案。通过社区提升工作坊的形式,规划师团队联合大学生志愿者开展了公众意见征集活动,包括方案展示和投票、现场提问和讲解、建议和意见征集、有奖问卷调查等互动内容,收集到大量真实有效的居民反馈。

  规划师团队根据居民反馈意见,经过与街道、社区、物业、实施方等多方研讨,不断调整方案设计。

  规划师团队与实施方对接,讨论工程实施中面临的材质选择、施工方法等问题。

  结合施工条件和预算,由实施方和社区规划师团队调整确定了最终实施方案。同时,规划师团队组织开展了社区LOGO征集活动,共收集了26幅由居民绘制的LOGO图稿,并在活动日策划了设计方案意见征集、广场使用公约征集、社区LOGO评选以及与旧广场留影、居民手印墙、DIY奖品等活动,获得了社区居民的热烈反响。

  清河街道的社区规划师制度创新与实践为政府、专家、社区及相关社会主体构筑起共治共建共享生活家园的平台。通过充分发动辖区内的社会力量,搭建制度化平台,形成专业支持与社区自治紧密协作的工作形式,推动社区微观人居环境与和谐活力邻里的共同营造;并通过与责任规划师工作的无缝衔接,探索规划引领城市精细化治理的有效模式,实现街区更新的整体谋划和精细化治理、精准化服务的全面结合。

  反思过去两年的实践经验,团队总结社区规划师试点工作有待在以下方面继续努力:

  社区改造项目资金需求较大,单纯依赖政府投资的模式难以满足社区日益增长的提升需求,引入社会资本、加强政企合作、拓展实施渠道势在必行;

  “一次性”改造后的公共空间和设施都需要持续的运营维护,如何引导相关各方明确责权、形成共识、制定公约,建立合理、可持续的长效运维机制,尊重和激发社区主体意识并培育其参与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基于社区规划和营造的落地性,需要规划设计者与擅长社区动员的社会工作者专业互补、协同合作,线”的化学反应,也需要规划设计师本身的多元背景,如规划、景观、建筑等专业之间,以及行为研究、小微空间设计、建造实施等领域擅长者之间的相互配合;

  应持续加强面向社区居民的社区规划员培育,并将其作为核心目标;专业者(规划师和社工)需要学会换位思考并尊重社区的主体地位。专家介入只是外部助力,社区的可持续发展、需求与资源的有效衔接,都有赖于更多的社区能人、热心居民和社区组织的加入,也是充分发挥“1+1+N”模式优势的关键所在。

  未来,清河社区规划师制度还需不断改进问题,深化推进。面向城镇化下半场,“新清河实验”将继续探索社区规划和社区治理相互促进、彼此深化的有效路径,让规划真正担负起深化空间治理、提质基层民生、营造和睦邻里的转型重任。

下一篇:没有了